繁體简体|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发展改革工作 > 能源发展 > 政策法规

能源“十三五”规划权威解读②丨“十三五”期间西南弃水将愈演愈烈,如何破局?

[ 广西壮族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网站 www.gxdrc.gov.cn   2017-03-13 16:03 来源:中国能源网 ]

“十二五”时期我国电力行业处于爆发式增长阶段,四川、云南作为水能资源大省,充分利用了自身的资源条件和清洁用能的发展机遇,积极推进水电建设。“十二五”末水电装机分别达到6939万千瓦、5774万千瓦,并外送电力2850万千瓦、1850万千瓦至东部地区消纳,2016年两省水电发电量占全国发电量的8.9%,在全国电力布局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但伴随着水电装机规模高速增长,两省弃水问题也日益突出,统计结果表明“十二五”期间四川弃水总计约300亿千瓦时、云南弃水总计约410亿千瓦时。针对此态势,政府能源主管部门、电力企业等相关单位也实施了一系列应对办法,期望弃水状况可以控制在合理水平内,但是实际效果不甚理想,弃水规模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2016年两省初步弃水电量统计更是达到历史性的500亿千瓦时左右,相当于北京全年用电量的一半。目前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西南弃水问题在“十三五”期间将愈演愈烈。    

  从“清洁能源先行者”到“消纳不掉的老大难”,西南水电的角色悄然发生了变化。面对“十三五”更加严格的生态环境要求,西南水电又该如何利用《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发布的契机,打消身上的质疑,突破弃水困境,成为清洁能源的“领头羊”? 

  文丨杜忠明 苏宏田  戴剑锋 赵春阳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能源发展研究中心)能源研究所 

  原标题为《西南水电弃水困境如何破局》 

  全文约 4200 字  建议阅读 8 分钟 


  西南水电基地需要的是“坚持” 

  导致近年西南水电基地弃水的客观原因有很多,例如,水电出力存在“丰盈枯缺”、地理条件限制外送通道能力等,但究其根本原因,是用电负荷发展远低于预期而造成的装机过剩。对于此类问题,直观的解决方案是在现有产能得到充分消纳前,缓建或停建后续装机。那么,此方案适用于西南水电吗?下面我们来看一下。 

  受资源禀赋、技术、发展模式等多因素影响,我国电力系统长期以来以发展煤电装机为主。随着社会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不断加深,在满足稳定的电能供给基础上,如何提高能源清洁性必然是未来工作重点,《规划》中将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15%列为了约束性指标,因此清洁能源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窗口期。其中,水电因其常伴有发电库容、可人为调节出力等优势,被认为是在可靠、稳定、清洁之间最为平衡的电源装机品种,其价值也在《规划》中有所体现。《规划》认为,为完成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15%的目标,2020年水电装机总量将达到3.4亿千瓦左右,依然是仅次于煤电的第二大主力电源;年发电量达到12500亿千瓦时,约占非化石能源发电量的56%。中长期来看,电依然是保障我国电力供应安全的重要支撑之一,也是完成非化石能源消费目标的主要基石。 

  从地理因素考虑,我国水能资源的分布不均,西部地区资源丰富,尤其是西南地区大渡河、雅砻江、澜沧江、怒江、金沙江、雅鲁藏布江下游干流及其支流,技术可开发容量约为3.3亿千瓦,占全国技术可开发总量的50%。目前上述流域水电开发度约39%,尚存在有较大的开发空间。“十三五”期间全国常规水电装机新增容量约4000万千瓦,其中西南地区新增装机容量占55%以上。 

  综上所述,坚持不懈的开发水电是完成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的重要出发点,而深入开发西南水电更是重中之重,是完成清洁能源消费目标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因此,对于弃水问题不可简单的从供给侧去产能入手,而应该主动面对困难,全盘考虑电力系统各方参与者之间的关系,多方面入手寻找解决办法,方能实现能源资源最优化利用。 

  一路向东是阳关 

  既然西南水电基地的开发是一项持之以恒的工作,那么我们就需要为逐年增长的西南水电发电量找到合适的市场消纳空间。 

  西南水电的特点是资源相对集中、装机容量大,从本地用电负荷角度来看,不能完全做到就地消纳,因此西南地区富余水电一直以来通过“西电东送”输电通道送至东部地区进行消纳。从中长期供需双方之间的关系来看,西南水电资源在本地必然是供大于求,冗余的水电资源还需在更大范围内进行优化配置。随着金沙江、雅砻江、澜沧江、大渡河等流域的大型电站陆续投产,目前川滇两省已有的电力外送通道容量5320万千瓦将不能满足,“十三五”、“十四五”期间需要新增至少3条外送通道来满足增量水电送出需求,“加强四川、云南等弃水问题突出地区水电外送通道建设,扩大水电消纳范围”也成为了《规划》中明确的任务目标。 

  东部一直是我国用电需求增长重点地区,中长期来看东部电网有足够的市场空间来接纳西南水电。然而受“十二五”末经济新常态、产业结构进行优化升级等因素影响,近年东部用电增速跟随经济增速同步放缓,预计2020年前华东江浙沪、华中两湖一江等地电力市场已经饱和,装机利用小时数将持续走低。总体来看,东部电网在“十三五”期间的日子也不好过,对于帮助消纳西南弃水电量也有些爱莫能助。但是从节能减排的大局出发,东部电网还需在困难时间担起“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重任,通过技术手段深挖市场消纳潜力,配合西南水电加大省间调剂力度、优化送电曲线,以便增加年交易电量及丰水期临时交易电量,同时调控“十三五”电源建设规模,为消纳西南清洁水电“流”向东部创造有利空间。 

  提高水电外送通道的优先级 

  我国能源资源分布不均匀,水电和煤电均通过“西电东送”进行电力跨区优化配置。“十三五”期间,我国北部采取煤电与新能源打捆的方式,规划新增7条跨区电力外送通道(分别为准东送皖南、上海庙送山东、酒泉送湖南、宁东送浙江、锡盟送江苏、晋北送江苏、蒙东送山东),输送容量约6200万千瓦。除上述通道外,新疆、甘肃、陕西等省(区)分别在争取规划外的煤电外送通道落地,寻找时机送至华北、华东、华中等地区消纳。 

  我国北部煤炭资源储备丰富,煤电开发潜力巨大,在电力需求旺盛时期煤电外送与水电外送齐头并进,一直相安无事。但是当用电增速放缓、市场空间有限时,两者在东部电网的竞争关系渐渐浮出了水面,面对份额并不大的蛋糕互不相让。在“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的大环境下,为避免水能资源进一步浪费,《规划》提出“处理好清洁能源充分消纳战略与区域间利益平衡的关系,有效化解弃风、弃光、弃水和部分输电通道限制等资源浪费问题,全面提升能源系统效率”,明确了全国电力外送布局将向西南倾斜,对于增量电力跨区外送优先考虑水电通道,保障清洁能源得到充分消纳。 

  降低电价才能高歌猛进 

  “价格”也是困扰西南水电消纳的一道难关。近年来,东部地区对西南水电的意见愈发强烈,接受的意愿明显降低,矛盾的源头直指水涨船高的电价。 

  从水电上网电价数据走势来看,“十一五”及以前投产的西南大型水电站上网电价一般不高于0.3元/千瓦时(如景洪电站0.246元/千瓦时、二滩电站0.278元/千瓦时);“十二五”投产的金沙江中游、金沙江下游、澜沧江中下游、锦屏梯级等主要外送电站上网电价有所上升,约为0.30~0.35元/千瓦时;随着西南水电开发向河段上游高海拔地区推进,后续投产的水电站开发成本将持续攀升,部分西南水电上网电价将接近火电标杆电价。“十二五”期间,在考虑输电电价后,西南水电落地电价与受端火电标杆电价相比已无优势,部分落地电价甚至形成了倒挂关系,即便是受端电网表示支持消纳清洁能源,高额的售电成本也会影响市场竞争力。 

  为完善水电“西电东送”体系,2015年5月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了《关于完善跨省跨区电能价格形成机制有关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15〕962号),明确了向家坝、溪洛渡等水电站送电到上海、江苏、浙江、广东落地价格按落地省燃煤发电标杆电价提高或降低标准(不含环保电价标准调整)同步调整。此举是通过同网同价来倒逼水电站自身优化成本管理,提高生产效率,保持水电的市场竞争力。而为了更多水电得到消纳,减少弃水电量,西南水电还需借助电力市场化改革的东风,在汛期利用发电成本较低的优势,主动出击寻找市场突破点。2016年,云南水电在广州电力交易中心通过每月的月度和临时挂牌交易,在丰水期售电电价下降幅度达到1毛钱,助力云南“西电东送”电量达到110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了16.4%。 

  对于西南水电来说,通过季节性降价提高水电竞争力固然有用,但是不断走高的建设成本终将抹平资源“红利”。《规划》意识到西南水电上网电价已经进入了拐点期,所以文中建议“深入论证西南水电接续基地建设”,目的在于控制高成本水电站的开发进度,对超过当前市场承受能力的电站项目采取缓建等措施,将水电“西电东送”整体价格控制在合理水平内。 

  另一方面,较高的过网费也一定程度上占用了西南水电自身的降价空间,进而影响市场消纳西南水电的积极性。根据目前“西电东送”的定价机制,过网费价格在0.11-0.12元/千瓦时左右,约占落地电价的24%-29%,不可不谓是高价服务费。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的指示精神和《规划》的能源体制革命目标,输电电价需按“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则进行制定。因此对于跨省跨区的电力外送通道,有必要重新核定输电成本,寻找输电电价可下降的空间,并做好电网企业输配电成本监审具体工作,在保障电网企业有收益的同时最大限度满足送电需求。 

  众人帮忙,不如自身本领过硬 

  为有效解决弃水问题,众人扶持固然重要,但西南地区自身的努力才是根本之道。 

  首先,西南地区需要协调好各清洁能源发电装机之间的关系,特别是水电与风电的关系。 

  目前西南地区风电行业发展迅速,2016年末四川、云南两省风电装机规模已达到860万千瓦左右,而两省弃风率连续多年未超过4%,保持了良好的增长势头。可见风电在水电基地的腹地当中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对比节节攀升的弃水电量,难免让人产生“弃水保风”的质疑。 

  客观来讲,水电与风电同属清洁能源品种,发电出力关系上不存在孰先孰后,出现“弃谁保谁”的状况都是不可取的。但是与西南丰富的水电资源相比,西南风电资源略显贫瘠,而且出力平稳性及调节性也较差,在大量水电被白白弃掉的当前,追求风电高速增长是舍本求末了。 

 

  《规划》指出,在西南水能资源丰富地区,应充分发挥水电与新能源的互补效益,相互扶持,共谋发展。为解决眼下西南弃水过多的问题,应该暂时停止扩大西南风电、太阳能发电等新能源装机规模,集中力量消化存量水电,中长期来看新能源装机则需结合水电站建设进度科学安排投产规模,从而保障西南电力市场健康有序发展。 

  其次,西南地区也应科学安排水电开发节奏。 

  对于四川、云南出现的装机增长与用电增长脱节的问题,《规划》建议“科学安排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等大型水电基地建设时序”,具体措施:两省结合中长期电力负荷及省外电力市场需求走势,统筹协调电源开发时序及规模,合理调整“十三五”电源建设投产进度,仅考虑投产工程进度已明确的大水电项目,其他未开工项目充分做好前期准备工作,积极完善施工条件,寻找适当时间投产运行;视负荷发展情况,优化小水电建设时序,在电力供应富余阶段减少小水电核准规模。 

  打破西南水电弃水困境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能源主管部门、发电企业、电网企业、用电主体等多方面共同参与,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规划》结合实际情况,已经清晰的给出了解决方案,只需各方积极沟通、互相让步,“十三五”西南水电必将迎来一片晴天。 



责任编辑:胡乔


主办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桂ICP备05000416号
技术支持:广西经济信息中心 广西互联网络中心
广西壮族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943号